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我流拔杯(开头only






“总有原因的,你知道,没什么无缘无故的事情。”贝弗利的右手正快速的在沙拉碗里打着转转,她那刚上幼儿园的弟弟将鼻涕吹出了一个大大的泡泡,眼泪还在不停地往下掉。他简直是从嗓子眼里抠出了“冰激凌”这个词,电视机里脱口秀夸张的笑声都被完全淹没在这片混乱里。

她侧过头去,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她打工好几个月攒下的积蓄——威尔同往常一样,总是一副在琢磨着什么的样子,拉着一根长长的电线她也可以通过这种沉默准确想象出他皱起的眉头。

“那么,”贝弗利正全神贯注地等候着他的下文,男孩开始躺下打滚,门铃恰到好处地开始撞击耳膜。该死,已经到了她爸爸下班回家的时候,而自己还糊着满手黏糊糊的酱汁,呆对着这不省心的脏家伙。

请威尔快把话说完吧,老天。

“再见。”

她没办法腾出手来挂电话,连“下次快点把话说完”都还没来得及抱怨就听到嘟嘟声。黑色的发丝掉在了她的眼睛里。贝弗利甩了甩头发,手机便顺势划过空中撞在了玻璃茶几上。

“他妈的,威尔·格雷厄姆,真有你的。”她忍不住很低地咆哮了一声,怒火一个劲的冲进了她的脑子里,不过好在她尚且可以保持冷静,对,保持良好家教,然后打开房门——

“威尔·格雷厄姆!”贝弗利差点就想把门甩到一脸漠然的男孩脸上,“你刚刚是怎么说的,再见,哈?”

“是啊,”威尔毫不客气地脱下鞋,踩进屋子里,随即被小男孩的尖叫吓得退了回去,“再见,下次见,你看,这不是很快就见面了吗。”

“你什么毛病?”她一掌拍在了头发蓬松的后脑勺,威尔的长相太过无辜,她每次这么干的时候都要乘着他低下头去,免得看见他茫然的表情,“有什么事非劳烦你过来一趟?”

“我们只隔了一条街。”威尔轻车熟路地避开了散落了一地的玩具,径直往楼上走。要是换做随便哪个男生如此粗鲁而随意要闯进她的房间,贝弗利非借从小练起的柔道功夫把他按在地上痛打一顿以完全发泄她此时尚未平息的怒火。可是这是威尔,她宁愿看作这个从小同自己长大的家伙是自己安静又稍显古怪的弟弟,就算对方毫不客气地拆开了她刚从超市搜刮回来当做夜宵的水果干也一样。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莱克特。”单词仿佛也在嘴里嚼出了松脆的咔呲咔呲地声音,威尔盘腿霸占了贝弗利的床。但看他的神情和敲门时简直没有区别,只能从被稍稍加重的“不喜欢”一词里,贝弗利辨别出他的寡淡的情绪。

“你前一段时间还喊他汉尼拔呢。”贝弗利一起瓜分了那大袋子里的零食,“现在好了,阿拉娜要庆幸她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噢,那么汉尼拔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诸如此类。”

“她听到了会对你发脾气的。”威尔不赞同地皱起了眉头。

“好吧好吧,对不起,阿拉娜。”

他们两个一起沉默了下来,傍晚金灿灿的颜色很惬意地穿过扫进了房间。这里风景很好,拉开窗帘就可以看到流荡的溪水,傍晚时候常常被染上一点点粉红的。这种偏近于古怪的颜色在他们两个身上缓缓地游走着,就好像一条河流慢慢地从他们身上流过。

“你脖子怎么搞的,给蚊子咬了?”贝弗利挑了挑眉。威尔不应该穿这样的衬衫,这看起来太明显了。

“被狗咬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形容一个女生,绅士,威尔,再不济也别这么喊一个和你,呃,好过的女生。”贝弗利抢过水果干的包装袋,在发现里头空空如也时沮丧地把它一把拍在了床上。她真的不应该把它放在威尔手上,这家伙一生气闷气来胃就是个无底洞。

“嗯哼。”青梅竹马耸了耸肩膀,不可置否,“我来这里只是想警告你,莱克特挺可怕的。”

“作为一个还没步入社会的青少年,你其实可以关注点除了你化学老师之外的东西。”

“如果我的化学老师不是一个食人魔的话。”

“哈,并不好笑。”在把房间门关起来之前,她不忘向哭闹不止的小屁孩大吼一句自己去冰箱里拿,“我记得你从小学开始就对这种笑话不屑一顾了。”




评论
热度(2)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