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还是厚颜无耻的占个tag

ooc,自言自语,没有情节,以及GGAD

谨慎阅读

随便写写






















阿不思,我又想起了我和你还在霍格华茨的日子。我们坐在草坪上,太阳,金色的,十分暖和,在你的头发间弥散了。你的头发散落在我的脚踝上,它们太长了,我们刚见面的时候那不过在你的肩上。你转过身来,企图用被你溅起来的溪水来逗弄我,而我把那本书盖在脸上,几乎不想动,只想躺在被青草捂过的阳光中。阿不思,我不用看你,我也知道你的脸庞发亮。你的眼里有日光闪动。你在阳光中大笑,而我们之间进而变得沉默。我什么都看不见,书页泛黄的陈旧气味抓住了我的喉咙。我甚至能听到一阵风的声音,它们欢快的撞在你的身上,继而又离开了。你从这静默中拯救了我,又把我投入一个新的牢笼。你问我:你爱我吗?而我几乎要笑了,带着自负,嘲讽,以及蔑视。爱,爱,爱,我想这是你们廉价的追求吗你们谈论着爱追逐着它卑微的像条狗。你爱我吗阿不思,我睁着眼,书下黑色的剪影和着书缝间的亮光掉进我的眼里。我咧嘴笑了。我躺在那儿想,我爱你的天赋,无与伦比的天才与智慧,像太阳一样几乎要灼伤我。我爱你追随着我的样子,使你屈服,在你顽固的自尊中折下一股波痕,在你微笑的双眼中点起一束火花。我不爱你,而我需要你,需要你的智慧,需要你的热情,需要你像最明亮的烟火照亮我的前方。我开口了,声音闷在书底,我说:“是的,阿不思,我爱你。”我浑身充盈着青少年特有的狂热,一种无声的折磨,以及隐秘的快乐,嗤嗤地笑了出来。我猜你是微笑了,脸庞被日光晒的通红,而我们两个人的静默的笑声就像一条分岔的河流,从最开始的那端悄然消散在看不见的两侧。你肯定是感受到了,但你只是欺骗自己。而我毫不知情,无所畏惧的怀抱着那颗燃烧着的心义无反顾的向前。多么讽刺啊,阿不思,我们那时候都快要燃烧殆尽了,却对此假装一无所知。你问我那是一个誓言,抑或是玩笑话罢了。我笑而不语,爱,爱,爱,那是你一直所追逐的吗?是否是你从我身上希冀的?可我没有爱,我看到的是一条光明的前路,你们追随着我,匍匐在后方。而你义无反顾的将盲目的渴望投注在我的身上。这是你最后的光明吗,是你将要熄灭的心的余烬,还是你早有预知的回光?阿不思,你对将我淹没的汹涌的渴望视若无睹,你曾经定然是爱我的,你眼中的光芒为我而闪耀,明亮而耀眼,而今并不如是。我看不见你,我只看见阿兹卡班墙壁上的点点霉斑与青苔,而我不用看也知道,你的脸庞一如既往的熠熠生辉,以至于没有人看见你破碎的疤痕,就像多年前那个午后。如果你再问我一次,你爱我吗,我会搬开书页,看着你,看着你那刻的神态,看着你是因对敞亮的前路坚信不疑的快乐而紧张抑或绝望地从将要溺毙的水中艰难的抬起头来吸入最后一口空气。我会抖落掉那些恼人的懒散的阳光,会从草坪上坐起来。然而我猜我仍将无声地笑,少一点隐痛与折磨,我说,是的,阿不思,我爱你。

评论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