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Albus,
阿兹卡班的日子不算太糟,至少现在还没有令我难以忍受。这是不是让你失望了?我不应该这样草率的写下这句话的,我猜你仁慈善良的心只会为每一个遭受折磨的灵魂祈祷,但我不知道一个黑魔王是不是包含其中。现在我每日看着墙上浮着营养不良的绿色的青苔,无聊的时候倒是可以研究他们的纹路。我这几天发现了他们生长的规律,靠近牢房门口的那片一般是湿漉漉的,每次我刚起来时(原谅我,我有些难以辨别时间),它们都湿到恶心的令人发抖,还有一股子霉味,在右墙角上方的苔纹干燥许多,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温暖了,它们才有着正常植物的气味,不过它们好歹是长在墙上的,恐怕没有泥土的气息,青草的气味勉勉强强倒可以蒙混过关。它们晚上(我睡觉的时候)的时候通常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是每天清早我起来看见他们是都会发现你的轮廓。告诉我吧,Albus,你是不是用了什么卑鄙的小手段把它们变成那样试图来吓唬我,想要让我悔改?不过那样只给我无聊的生活平添一份乐趣。那群蠢货没有全部没收我的东西,除了现在我正在写的这张羊皮纸以及它旁边的这沓,我手上笨重的羽毛笔(他们给我换了一只麻瓜用的笔,笔尖劣质到难以令人相信,每次我写字的时候都觉得是在伤害我的羊皮纸,我猜你一定看到了我的信上每个字渗出来的墨了),一床被子(硬邦邦的,和石头没什么两样),以及几件脏兮兮的囚服,不过对我来说也几乎算是一无所有了,我现在只希望我的羊皮纸足够。

评论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