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他就这样突然的疯了,没有一丝预兆,我敢说这是世界上最最难以叫人相信的事情。”她吐了口口水,企图从唾沫星子里找回尊严,“前一秒,唉,我包说他还是好好的,他坐在我们那老雕花木椅上,呆头呆脑,却很有威严。孩子们刚刚还是嬉笑着的,马上一声不吭地四处散去了。他的面色一如既往的阴沉,油灯火花的影子飘散在他的脸上。于是我走过去,像平常那个称职体贴的妻子。我告诉他,那个顶有名的家伙——刚刚混到上流社会的,在崖上有一串城堡的那个丹麦佬——他要来拜访我们。我幻想了半辈子的事情,为此我在我们刚刚结婚的时候就催他买了些酒——你不得不承认我是有些先见之明的——不算贵,但我就知道总有一天会是好酒。我预想他不会过于激动的,因为他一向不善外露情感。他的眼睛还是盯着地上那块格外刺人的光斑,我以为他在试图控制自己,他总是那样冷静——这以前常常叫我骄傲——然后他缓缓抬头了,额头上皱着,然后,唉,我简直不忍心说了,他就这样疯了,毫无预兆地。他朝我发出一声冷笑,但凡心智健全的女子都难以忍受。'去你的。'我惊呆了,眼泪都没来得及掉,而他大笑起来。”

评论(1)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