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OOC,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你感冒了,dude。”
Dean摇头晃脑地翻了个白眼:“是的,好像小时候那个哭哭啼啼抱怨着感冒的娘唧唧的小姑娘不是你一样,Samantha。你老哥可不会那么轻易被一个小小的感冒打倒的,辣妞们还在等着我呢,嗯哼?“他挑了挑眉,又向酒保要了杯酒,得到了那个穿着暴露的黑发小妞的一句“这杯算我的”。他哥笑得晕晕乎乎的,带着水渍的嘴唇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饱满而红润。
Sam换了个语气,极力试图阻止他把该死的病毒传染给别人:“你讲真?在和那些个辣妞滚到床上的时候,我觉得她们不希望听到连续不断的喷嚏声。'Hey甜心,我只是感冒了而已,不过我想这并不阻止我们进一步发展?',这真是一点也不尴尬。”Dean表现出了几秒的犹豫,他晃着酒杯,思考着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一种动摇着的妥协的表情浮现出来,Sam决定给他最后一击。
“希望你还记得那个差点被你糊了一脸口水的可怜的女孩,是叫Cassie还是Abby?”
“够了Sammy,闭上你那该死的嘴!”Dean发出了一声呻吟,“老兄,那时我才几岁?”
“那也不能改变你当即就被甩的事实。”Sam毫不留情的把Dean拖出酒吧,随手抽出一沓纸钞扔在吧台上。他简直要怀疑他们来这里的初衷到底是不是追查那个该死的狼人了。是不是每个喝醉了的兄长都这么难搞?他试图忽略喷在他脖子上的痒痒的气息,发誓自己没有往什么不好的地方去想。
呃,就算他哥有着该死的性感的嘴唇,绿的一塌糊的的眼睛,就算他有着那些疯狂的迷人的金色的小雀斑,手感好到不行的臀部——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也不能改变他哥是个糙汉的事实。
Dean的嘴唇开始在他的脖子上蹭来蹭去,作为一个毫无自觉的醉汉。
好吧,他收回前言。

评论
热度(1)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