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Sam Wesson并不觉得上大学是有和原来的生活多么不一样,顶多就是换个环境,再加上,天知道他对Stanford是有多么向往,这只是使他感到更加愉快。而那儿会使他想起加州的阳光,就像是被烘烤过的蛋糕的颜色,带着刚刚出炉的暖意。有人说那和他头发的颜色很像,也和他很像。没错,他Sam Wesson是个奖学金拿到手软的家伙,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是个nerd。他除了高到吓人的SAT分数和各种奖项,还附带一张颇惹人注目的脸。上帝有时候或许就是有些不公平,但是总不会有太完美的人。连Sam自己都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在某些不必要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有着好运气,但是在至关重要的时候背到令他直翻白眼。他犹记得在毕业典礼发言下台时差点一头栽下台去,好歹他已经对这种情况是习以为常的,但还是在某一瞬间感到尴尬的不行,于是便顺势镇定地踉跄滑进了幕后,以至于台下观众看起来不会太明显,至少不会使那些睡着了的惊醒过来。这已经算是幸运的一次了,他实在不想回忆起不小心把咖啡倒了好心帮自己捡东西的老师一身和莫名在篮球赛时撞在了给他递了一个月情书的啦啦队长身上的经历。他简直觉得这是来自上帝的诅咒什么的,比如说,尽管他已经在行李箱上贴上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在行李领取处干等了十分多钟后,只剩下了一个长得和自己的行李恰好一样的箱子在那条传送带上转了一圈又一圈。Sam觉得等到自己的行李的概率就和刚好有一个人带着一只和他一模一样的行李箱乘坐同一架飞机一样渺茫。
于是,在等待了半天依旧没人归还后,满怀着对大学生活的向往的Sam Wesson绝望的从传送带上拿下了那只箱子。
——

评论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