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一个挣扎的?

突然就想写

1

总之就是,真实的不擅长写作吧…

父亲今天依旧出去了,就像他昨天,前天,往往复复的每一天一样。他可以从父亲那里得到缄默的誓言,忧郁的阴云以及绝望的盼望。再长大一点,他每每听见父亲的心脏缓慢而低沉的波动着,好像一调沉痛非凡的悼亡曲。再长大一点,代替我照顾你的弟弟,等到你的弟弟圆润的眼角成长地锐利又狭长,他的怯弱的下颌磨出分明棱角,他会长得和你一样高,甚至更甚。他从父亲每一个夜晚中的背影中读到了一样又不一样的期盼。父亲是和怪物搏斗去了,他知道,因为每天早上他都能嗅到他衣袖底下的累累伤痕。和牙齿锋利的吸血鬼,阴冷怖人的鬼魂,邪恶疯狂的女巫进行博上性命的对决,做一个黑夜里的英雄,然后在天亮前离开,这是他父...

2 1

…翻到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8

他们说,蜂鸟会在花蜜间筑巢,而我将从这飓风中惊醒。
我并不觉得我像纤细的蜂鸟,如果如它们将羽翼栖息在粘稠的甜蜜中,我将在花苞中窒息而死。那风好像游弋的刀片,迟早要将每一串皮肉割开。漂亮的,丑陋的,陈旧的,和即将苍老的鲜甜。

2

这大概是我近年来写过的最无病呻吟的东西。因为实在写不出这些狗屁作文:)


    我有时候感到困惑,有时候又感到吃惊。可能是天边突然飘来了一朵轻飘飘的云,可能是昨夜或许下过一场雨。阴沉沉的时候有雷声最为动听,好像救世的怒吼捶打在我的心里,还要有夏天特有的闷热,潮湿的空气,司机因为堵车狂按喇叭,路灯由绿变红又变绿。傍晚时分可能有倦意的云翳,浅黄色从风中飘进水里。我想,生活大概是一件好事情。

  我有时感到郁郁,愤懑不平。我想我是人群中最最普通的一个,没有出类拔萃的成绩,没有显而易见的光明...

  存个档  

  本来是想写sd,奈何要参加比赛,2/3基于sd原型吧


  他走了好久,久到昨日与童年一样久远,久到中年与少年毫无间隔。伞状的阴影掉在路边遮阳伞下未干的沥青上。他想起了很久以前,或者是不久之前,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为那些插在冰淇凌球上的小花伞痴迷。白色粉红色浅绿色的液体从他手背上凉凉地淌下来,而他专注地看着牙签上顶着的纸片的细小的纹理,嘴里流下口水来。父亲用有力的手臂将他高高举起来,而他因这猛然的变故大吃一惊,以至于不记得应该嚎啕大哭一场。父亲大声地笑,声音像一枚钟,他被贴在父...

看着天空就像岩层一样,比岩浆更浅的红色流进了云朵的缝隙间。

一直以为人是害怕死去,终于明白了其实是不舍

这是一篇为了应付的废话而且我也不想写它,请谨慎阅读。


他刚刚买了个杯子。是在街边买的,一个干巴巴的老头蔫在那儿,不停地嘟哝着家里有几个孙子之类的话。他并不觉得同情,只是想买个杯子罢了。他上一个用的杯子和着被那群洋鬼子打碎了。宫中到处都是尖叫和女人的哭泣声,他大可不必在乎去抽他的烟去,只消得一口就可以觉得轻飘飘再把他们忘了。但是他还是走出来了,因为他想喝完那盏茶,而他的杯子碎了,他感到有些惋惜。那些他听不懂的咆哮声总是在他的耳朵里嗡嗡作响,好像是一群胡蜂在他脑子里做了个巢。事情并不是时时都顺心,最近更是如此。他总记得昨天那个干扁的老头子还坐在龙椅上,要么...

2

还是厚颜无耻的占个tag

ooc,自言自语,没有情节,以及GGAD

谨慎阅读

随便写写


阿不思,我又想起了我和你还在霍格华茨的日子。我们坐在草坪上,太阳,金色的,十分暖和,在你的头发间弥散了。你的头发散落在我的脚踝上,它们太长了,我们刚见面的时候那不过在你的肩上。你转过身来,企图用被你溅起来的溪水来逗弄我,而我把那本书盖在脸上,几乎不想动,只想躺在被青草捂过的阳光中。阿不思,我不用看你,我也知道你的脸庞发亮。你的眼里有日光闪动。你在阳光中大笑,而我们之间进而变得沉默。我什么都看不见,书页泛黄的陈旧气味抓...

 
1 / 2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