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不知道是不是脱坑留念。

“你能给我什么作为交换呢?”年轻的将军问道。

天放晴了,雪稀稀碎碎的闪着白色,一片片一点点的落下来,又是轻柔又是无力。吉诺莎的将士们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的冬日,以一种投降的姿态向他们俯首称臣。年轻人用家乡话粗俗地表达着由衷的赞美,年纪大一些的便默不作声,只盼着快些回去。温柔而含蓄的南方雪景不够得劲,还是要像吉诺莎那样叫人胆战心惊才行。
南境和它传闻中一样软弱无力,到处是些华而不实的雕饰和在冷风中瑟缩着的冬季花朵。Erik沉默地听着Shaw的冷言冷语,只有Emma恰到好处的附和声足以让这场单方面的谈话进行下去。他们率先停在了宫殿前,浩浩荡荡一大队人马花了...
“有时候,我想,这是否是生活对我们的一种嘲弄呢。寻求安定的人死在了颠簸流离的路途中,誓要浪迹天涯的人不知怎的就结婚生子,成家安定,被生活的反复要挟在角落里一遍遍催眠。厌恶权势的人最终手掌大柄,厌恶奉承的人不得不笑脸逢迎。有些人终其一生碌碌最终只得黄粱一梦,有些人恶事做尽却得以善终。我们发过的誓言全部应验,却没想到是他人的梦想折返扭曲地降临在自己的生命中。终于,我们离自己越来越远,却离死亡越来越近。”
“你看,确乎是这样的。”
黄沙蛇形游走在黄沙里。
“唔,是的。人被杀会死,不被杀也会死,到底还是这样的。”
黄沙凹陷下去就像呕吐的样子。
“是的,是的。”
停留在那漩涡前,邪恶的龙卷风般的。
“是在向我们靠近?”
黄沙回答道。
“是在向我们靠近。”
黄沙蛇形游走在黄沙里。
“说再见么?”
呼呼隆隆赫赫。
“再见。”
黄沙凹陷下去就像呕吐的样子。
“什么?”
1
阿吉日亚飞快地穿梭在人群里。涞舫人对属于自己的东西大多很是谨慎,他只能在这每每欢声笑语的庆典上多下几次手。这时候会出来的多是那些算得上康裕家庭的青少年,纵然猛地发现自己新买的手表不见了,恐怕也只是懊恼咒骂一阵子便抛之脑后,费不着东奔西跑非要揪出那个贼来。
他有好一阵子没有吃上顿好的了。他攒够了买身干净衣裳的钱的时候,大抵留不出享享口福的另一份。然而衣服买好了,等到攒够了那点吃饭钱时候,再光亮的新衣也给他弄得霉斑污渍点点。
阿吉日亚曾经听说过芙芙们就不是这么回事。芙芙人不仅会和颜悦色的接待那些看起来邋邋遢遢的来访者,对又脏又臭的顾客也是来者不拒。简而言之——有钱就行。阿吉日亚那时候还是个衣食...
1

片段,全员向

“Reborn,”他苦笑了一声,长久尚未打理的刘海落在了眼角,悄悄遮住了眼底的苦涩,“你一定看出来了,我来这里……”
“蠢纲。”
他听见子弹上膛的声音。小婴儿那把自打相识起就威胁了他一千遍一万遍的,擦得锃亮的手枪举在他面前。
“我不管你打哪来,什么十年后二十年后也好,五年前十年前也好,无法挽救的未来也好,绝望的过去也好,”
那个声音和第一次见面时没有区别,稚嫩的童声显得有几分唐突,只是他早也习以为常。
“只要你顶着这张脸来到今天的我面前,你就是那个十几岁还没谈过恋爱的,上体育课也要发愁的家伙,起床也要我好好叫醒,否则就要迟到的家伙。给我照照镜子,你现在还一脸尚待发育的样子。起码今天,

尝试写一个类似lotr那样的新世界的故事?

1.

  有这么一个时候,我考虑过一种安静且不失尊严,毫无痛苦的死亡方法。就好像从万丈高的悬崖上跳下来,在摔落在地面之前你已经睡着了。如果是当着你爱的人面前跳下,可怜的情感会把事情本质的美感给覆盖掉,而如果是当着爱你的人的面前跳下,其实又非常无味了,结论是这样的:最好什么人都不要爱,什么人也不要爱我。如果有那种快乐着牵动心灵的热火,那就抓紧在它熄灭之前燃烧吧。

  这件事情说来可笑,不过也很合乎常理。一个人大概只有失去了死去的权利,才能够毫不忌讳的在心中描绘出死亡的种种模样。我不了解那些自杀的人的心境,不...

1

mmm!

万山千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
……
……

再说一句,各位小朋友不要再在我这条评论里贴链接了好吗!不能回自己首页贴吗!就算删了我也会看到通知的!看到评论通知兴冲冲点进来结果是乱七八糟的实验链接我会很不高兴的!忍了很久了!尤其是还有一口气贴好多条的!

还有评论/私信问我链接翻车了怎么办的,问我怎么做石墨/其他网站链接的,...

“矛盾及其不可协调性”

9

我流拔杯(开头only


“总有原因的,你知道,没什么无缘无故的事情。”贝弗利的右手正快速的在沙拉碗里打着转转,她那刚上幼儿园的弟弟将鼻涕吹出了一个大大的泡泡,眼泪还在不停地往下掉。他简直是从嗓子眼里抠出了“冰激凌”这个词,电视机里脱口秀夸张的笑声都被完全淹没在这片混乱里。

她侧过头去,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她打工好几个月攒下的积蓄——威尔同往常一样,总是一副在琢磨着什么的样子,拉着一根长长的电线她也可以通过这种沉默准确想象出他皱起的眉头。

“那么,”贝弗利正全神贯注地等候着他的下文,男孩开始躺下打滚,门铃恰到好处地开始撞击耳膜。该死,已经到了她爸爸下班回家的时候,

2
 
1 / 4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