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一个挣扎的?

总之就是,真实的不擅长写作吧…

父亲今天依旧出去了,就像他昨天,前天,往往复复的每一天一样。他可以从父亲那里得到缄默的誓言,忧郁的阴云以及绝望的盼望。再长大一点,他每每听见父亲的心脏缓慢而低沉的波动着,好像一调沉痛非凡的悼亡曲。再长大一点,代替我照顾你的弟弟,等到你的弟弟圆润的眼角成长地锐利又狭长,他的怯弱的下颌磨出分明棱角,他会长得和你一样高,甚至更甚。他从父亲每一个夜晚中的背影中读到了一样又不一样的期盼。父亲是和怪物搏斗去了,他知道,因为每天早上他都能嗅到他衣袖底下的累累伤痕。和牙齿锋利的吸血鬼,阴冷怖人的鬼魂,邪恶疯狂的女巫进行博上性命的对决,做一个黑夜里的英雄,然后在天亮前离开,这是他父...

2

啊呜哦啊呜呃啊啊呜

脑海里有东西在啊呜哦啊呜呃的尖叫,好烦

…翻到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8

他们说,蜂鸟会在花蜜间筑巢,而我将从这飓风中惊醒。
我并不觉得我像纤细的蜂鸟,如果如它们将羽翼栖息在粘稠的甜蜜中,我将在花苞中窒息而死。那风好像游弋的刀片,迟早要将每一串皮肉割开。漂亮的,丑陋的,陈旧的,和即将苍老的鲜甜。

1

自己写来玩,ec恶搞向?
太懒未完先存个档
梗源于b站的那个喜剧片
http://m.bilibili.com/video/av1823019.html(所以怎么挂外链啊躺

你是泽维尔天赋青少年学校的一员。
今天你刚刚进校。前段时间有个蓝色秃头闯进来弄得一团糟,所幸的是最近一切都恢复如常了。校长和他事实上并不热衷于变来变去的妹妹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但你觉得校长并不在意甚至很开心。你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总觉得哪位教师时不时在女英雄面前献殷勤。和你一样的,又来了几位新同学,他们很好的融入了校园,和学生们(特指李千欢)一起上学,迟到,逃课和,呃,逃课。好吧,只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逃课,鬼知道去了哪里。除了第一次他们...

6

大概是写不完了,就先发出来
啰里八嗦通篇废话
S1前背景

我隔壁搬来了两个男人,一个个子挺高,另一个稍矮些。高个子有一头不太驯贴的头发,他的眼睛绿而狭长,看起来意外地像一只温顺的麋鹿,细看却是一只鹰。矮个子的头发被剃得很爽利,他的眼睛大而饱满,像一块发光的绿宝石。我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覆盆子饼正在烤箱里烘烘作响。一辆黑色的老式轿车很急地在窗外刹住车,然后是惊呼声,斥责声,说话声,声音又逐渐变小。接着,高个子先走下来了,他很欢快地吹了声口哨,脸上的笑容闪闪发光。矮个子则满脸夸张的怒容。高个子扭过头去说了什么,他们絮絮低语起来,一并跨过草坪。钥匙串挂在矮个子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后来,他们都笑了...

11

太久没考第一都忘了什么感觉了,剩下一年,大概是需要开始努力了吧

想到了好久以前还在混二次的时候,想到了k,想到了家教,追过的番,大家在一起吐槽说段子,大家在一起交流着快乐的东西,现在都不一样了啊。该掰的掰了,该散的散了,走过去也不会打招呼。以前真好啊。

穿裤子的云

随性的乱写
ooc
仓促的结尾是因为太困了
睡醒了捉虫

查尔斯在做一只吊床。他把绑带一端绑在一扎坚实的树干上,而艾瑞克正在撕扯另一端。
“你慢得简直像个决定早餐要不要吃华夫饼的老头子。”他还在艰难地决定是打死结还是蝴蝶结,而艾瑞克在那端粗声粗气的嘲讽了开来。查尔斯叹了口气,他瞥到艾瑞克是直接在树干上插了块铁板。他甚至怀疑那棵树会不会在他躺上去的时候巧妙地从中间折断。
“你作弊,混蛋艾瑞克。”他说得不大声,足以让对方听见。脚步声踱了两大圈,然后乖乖停在了他的后方。
“哦,我看看。”艾瑞克的头从他肩膀上探过来。查尔斯感觉有点痒。
“你打了个蝴蝶结。”艾瑞克把后半句话阖在了嘴巴里。
“闭嘴,朋友,闭嘴。”
他们两个没有...

12 9
 
1 / 4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