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nn

废话流写手激情写文

一年多前写的一个ec的开头…

“杏仁,”Raven说,她的嘴角沾上了细碎的糖霜,在滚烫的阳光里闪闪发亮,“我喜欢吃杏仁,小蛋糕真是美妙极了。”她金色的头发在快乐的香气中惬意地舒展开来,而没人在意这是否是真的。

5

坑2

就是存档…

设定有参照spn

summary:绿谷出久有一个人生目标。

1.
猎人们管自己叫猎人,不是猎魔人,更不是什么驱魔骑士,理由很简单,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样叫听起来过于中二。这是一项主业可以是修理水管,取送快递,在杂货店当销售员,甚至如果投入过深,技术过硬,直接进行信用卡诈骗维持生计而且得到同僚理解,副业才是杀杀魍魉,灭灭鬼怪的艰辛工作:你看,没有人会为你的工作每月按时付款,你却可能白白送命。
对于这样一个传奇职业,总要有一个传说来凸显它的不平凡,对于猎人来说,那就是要开启连通两界地狱之门的大魔王。
故事流传了很久,受众也十分广泛。但不管在各种版本里的魔王是如何想要求得心爱女子的芳心而许愿堕落,还...

1

坑1

产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我对史密斯夫妇au有一种蜜汁执念(



(1)
轰焦冻缩了缩手,外头风劲没有丝毫减小,从他出门那会就大得刮得耳朵生疼。都说家是最温暖的港湾,这会儿他在字面上就体会到了这个真理。绿谷是个小孩子心性,当初正是看中了这房子里的老式壁炉,大概是童年时期入眠时耳旁回响着的种种西方童话留下的半截残留在成年人生活中的幻梦罢了,轰由着他,房子最后成了和式混杂了西式的奇异风格。此刻他觉得这个决定或许是正确的,飘荡着的火苗与闪烁着的亮光将热量从他心里灌了进去。轰喜欢这种感觉。
“我回来了。”他喊了一句。房子到底有些大,仿佛有回声撞在墙上的闷闷声。绿谷出久猛的从二楼冒出了头来,他没来得及脱...

1

突然就想写

1

总之就是,真实的不擅长写作吧…

父亲今天依旧出去了,就像他昨天,前天,往往复复的每一天一样。他可以从父亲那里得到缄默的誓言,忧郁的阴云以及绝望的盼望。再长大一点,他每每听见父亲的心脏缓慢而低沉的波动着,好像一调沉痛非凡的悼亡曲。再长大一点,代替我照顾你的弟弟,等到你的弟弟圆润的眼角成长地锐利又狭长,他的怯弱的下颌磨出分明棱角,他会长得和你一样高,甚至更甚。他从父亲每一个夜晚中的背影中读到了一样又不一样的期盼。父亲是和怪物搏斗去了,他知道,因为每天早上他都能嗅到他衣袖底下的累累伤痕。和牙齿锋利的吸血鬼,阴冷怖人的鬼魂,邪恶疯狂的女巫进行博上性命的对决,做一个黑夜里的英雄,然后在天亮前离开,这是他父...

2 1

…翻到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8

他们说,蜂鸟会在花蜜间筑巢,而我将从这飓风中惊醒。
我并不觉得我像纤细的蜂鸟,如果如它们将羽翼栖息在粘稠的甜蜜中,我将在花苞中窒息而死。那风好像游弋的刀片,迟早要将每一串皮肉割开。漂亮的,丑陋的,陈旧的,和即将苍老的鲜甜。

2

这大概是我近年来写过的最无病呻吟的东西。因为实在写不出这些狗屁作文:)


    我有时候感到困惑,有时候又感到吃惊。可能是天边突然飘来了一朵轻飘飘的云,可能是昨夜或许下过一场雨。阴沉沉的时候有雷声最为动听,好像救世的怒吼捶打在我的心里,还要有夏天特有的闷热,潮湿的空气,司机因为堵车狂按喇叭,路灯由绿变红又变绿。傍晚时分可能有倦意的云翳,浅黄色从风中飘进水里。我想,生活大概是一件好事情。

  我有时感到郁郁,愤懑不平。我想我是人群中最最普通的一个,没有出类拔萃的成绩,没有显而易见的光明...

  存个档  

  本来是想写sd,奈何要参加比赛,2/3基于sd原型吧


  他走了好久,久到昨日与童年一样久远,久到中年与少年毫无间隔。伞状的阴影掉在路边遮阳伞下未干的沥青上。他想起了很久以前,或者是不久之前,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为那些插在冰淇凌球上的小花伞痴迷。白色粉红色浅绿色的液体从他手背上凉凉地淌下来,而他专注地看着牙签上顶着的纸片的细小的纹理,嘴里流下口水来。父亲用有力的手臂将他高高举起来,而他因这猛然的变故大吃一惊,以至于不记得应该嚎啕大哭一场。父亲大声地笑,声音像一枚钟,他被贴在父...

看着天空就像岩层一样,比岩浆更浅的红色流进了云朵的缝隙间。

 
1 / 3

© Finnn | Powered by LOFTER